第六十七章 掐然而止
作者:绯火 更新:2019-10-08

大蛇丸缓缓的吐出草雉剑,笑容徒盛,甩了个剑花,人纵身从金光上落下。

“切!”自来也与纲手微一咬牙,警戒的看着那从天空中降落的从容不迫的身影。

“三忍最后的决斗,便要在这里展开了吗?”秋道猫一身戎装,卸去杀气,依靠在一家旅馆的窗外,向外边探出头来。手中拿着酒杯,酒杯空了。

宇智波佐助恭敬的为他斟满酒,他的眉色深处,有股淡淡的有焦躁:“秋道老师,你说,那个家伙真的会来吗?”

秋道猫将酒杯啄在唇边,品味着十年佳酿的韵味,闭上眼道:“该来的总会来!”

草雉剑落在自来也的肩膀,被一簇坚硬的白发所阻拦。大蛇丸双手压剑,锋利无比的草雉剑轻易的斩断白发。自来也面色凝重,他知道草雉剑的威力,不敢硬拼,第一时间矮了身形,一扭身,飞起一脚,从腹部中央踢出。自来也穿着木屐,本来寻常人是不会穿这种鞋子战斗的。但对自来也却无碍,这一踢,虎虎生威,大蛇丸竟然无力避开。

木屐触碰到对方的肚子,登时软绵绵的,好像踢中了空气。

自来也皱起眉头:“该死的大蛇丸,还是这么缺少骨气,看来体术对你是无用的!”

“呵呵呵呵,是哦,你要怎么办呢?”大蛇丸狞笑道。

正待想要反击,身后一人,高声道:“那可未必!”纲手忽然出现在大蛇丸身后,秀气的拳头上遍布金色的巨量查克拉,一拳,击中大蛇丸的太阳穴。“啊!”大蛇丸惨叫一声,双眸吐出,人飞出老远!

纲手落下脚,道:“没事吧,自来也!”

自来也:“哦!”

纲手扭头道:“大蛇丸了,别耍这些无用的把戏了,我知道你不会如此轻易的死去的!”

“呵呵!不愧是纲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彪悍呢!”大蛇丸从那破碎的瓦砾堆中,重新站出来,脸上满是神秘莫测的笑容。看了会儿纲手,随后将目光对准自来也:“倒是你,吊车尾果然还是吊车尾,居然想要跟我硬拼体术。那不是早五百年前就知道不可能的事了吗?”

自来也牙咬道:“大蛇丸!别把我当做当年不懂事的小鬼,我可是也有进步的哟!”

大蛇丸高傲的抬着下巴:“是吗?在我看来,你什么变化也没有!一样蠢得可以!”

“混蛋!”自来也怒道:“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天才,让人火大,看我灭了你!”

“通灵术·蛤蟆!”自来也咬破嘴唇,将一头巨型的蛤蟆祭出。

“嘿,真是急性子!也罢,就陪你们玩玩吧!”大蛇丸狞笑着,同时祭出万蛇。

“火遁·蛤蟆油炎弹!”

“风遁·腐蚀毒液之术!”

随着两招强大的忍术撞击,满城都飘起了朦胧白雾,迷迷糊糊,看不清楚。

秋道猫这才悠然凭着酒,道:“世上有的人,哪怕走相反的方向,最终也会莫名其妙的在意料不到的地方碰头。有的人,哪怕情深意重,却终究划江而隔,徒叹江上思君江流水。你相信天意吗?”

佐助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最近,我父亲不知为何,总给我将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从前,有两个人,虽然不是兄弟,虽然不是同一族。但是他们志同道合,亲如兄弟。他们见到世间又太多的不平,战乱,饥荒,人人堕落,因此决心要奋起习武,将这个混乱的世界扭转乾坤。终于,成年之后,兄弟俩实现了他们原先的梦想,并建立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忍村,名叫‘木叶’!

然而……

“仙术·超大玉螺旋丸!”

“八岐之术·吞灭!”

两招极强的忍术再次互相抵消,大地坑坑洼洼,遍布伤口。然而再战的两人却越来越兴奋,大蛇丸口吐宝剑,道:“自来也,就算成为仙术,你也一样处处都是破绽啊!”

“闭嘴,臭屁的自以为是的天才!让你看看我坚毅不拔的忍道的威力!”自来也高声回应。

“明明只是个连陷阱都看不懂的笨蛋!”

“你这个阴阳怪气的没人理的可练虫!”

“蠢货!”

“变态!”

“该死的,下一招了解你!仙法·超超超超……”自来也跳到空中,手心上的查克拉球越来越巨大:“超螺旋弹!”不多时,巨大得与太阳一般的超级螺旋丸出现在自来也的手心!

“呵呵呵,这算是什么?”大蛇丸笑得开心:“以为将查克拉输出更多,便能得到成倍的威力。我早说过了,自来也,你的想法总是这么天真!通灵术·五重罗生门!”

“破!”

佐助刷的起身,周身冒出凌厉的雷光,双眼瞪得老大:“他来了!”

秋道猫悠然神往,沉醉在美酒之中,看也不看佐助一眼。然而就在佐助即将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出声:“佐助!”佐助停顿下来,脸上有着一股急不可耐。秋道猫轻描淡写的看着他:“现在的你赢不了你哥哥!”

“师傅!”佐助不敢相信的回头。

秋道猫微笑道:“鼬他之所以来到这,是一心求死。可是你呢,却一心复仇。将心比心,天下没有比无惧死亡的心更加的强大的了!”

佐助:“师傅,我该怎么做?”

秋道猫:“放下老一辈的恩怨,放下仇恨,去进行一场更有意义的战斗吧!到时候,鼬会说‘当初留下你真是我最大的错误’什么的。呵。”

“是,师傅!”佐助没有一丝笑意,点了点头,人瞬间离开!

“呵呵,大概会说的吧。”秋道猫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猫!有紧急消息。”林檎雨由利来到秋道猫身边,粗野的将酒杯拿开,道:“雾隐发动全面战争了!”

“急什么,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秋道猫淡淡的说道。

“对手是那个佩恩,你有把握吗?”林檎雨由利忧心重重。

秋道猫笑道:“如果我攻克了雾隐,到时候,你回到家乡第一个想要看的是什么?”

林檎雨由利登时笑道:“我要吃雾隐的干鱼,还有拜祭我的母亲。”

火之国,木叶,外围,万人大军要想对持。

晓之成员,木叶七刀。

可以说是云集了忍界最强的全部忍者的队伍。

晓:轮回眼神之佩恩!爆炸艺术迪达拉!天才赤砂之蝎!不死神飞段!五心角都!白小南!神秘忍者阿飞!寄身绝!雷影夜月霭!

木叶:三代目猿飞日斩!幼白牙旗木卡卡西!爆刀藤堂小春!斩首大刀再不斩!缝针水无月白!破刀燎!苍蓝野兽迈特凯!幻术红!十二守护忍猿飞阿斯玛!木遁千手月!豪杰千手重国!

佐助站在破碎的瓦砾上,与宇智波鼬相隔不到十米。佐助很冷漠,而鼬则很温柔——他的心温柔,但脸庞却比冰霜还要冰冷。

“呼呼!想不到,你居然能与我对战到这个程度!”大蛇丸揣着粗气,满脸冷色。

自来也不屑道:“这话是我想要……哇!”他吐出一口,胸襟被鲜血溢满:“是我想要说的!”

大蛇丸:“你输了,血肉之躯,终究太过短暂。与早已成为不老不死的我相比,你们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失败!”

自来也:“精神永生才值得人们追求!”

“自来也!”

“大蛇丸!”

两人怒冲向对方,自来也步履竭蹶,但脸色依然倔强。他的仙人模式早已褪去,身体多处被草雉剑砍伤。反观大蛇丸,八岐之术依然存在,身躯完好无损。终究,永生之躯,还是要比自来也顽强意志更胜一筹吗?

“火遁·龙火之术!”自来也拼劲最后一丝查克拉,将一道熊熊龙火喷出。

“徒劳!”大蛇丸蛇口一张,便将全部的火焰吞下:“看吧,你的精神之火,对我毫无用处,啊!……什么?这个感觉……”大蛇丸霍然吃惊,只觉得身躯被一股奇特的物件束缚,灵魂不由自主的被牵扯。

只见自来也身后,走出一人,纲手双手握着一柄火红的利剑,那剑刺入大蛇丸张开的蛇口,令他无法动弹。

“这个是封印剑十拳剑!纲手,你将宝剑藏在自来也的火焰之中,给了我致命一击!”大蛇丸脸上的惊色逐渐淹没,神情平静的看着纲手。自来也浑身是血,而纲手却面色如常:“你的恐血症已经好了吗?原来如此,你一直不参战,我还以为你旧病复发。没想到是躲在暗处,准备给我致命一击,干得漂亮纲手!果然不愧是初代的孙女!这样一来……害死绳树还有断的罪过,我也可以放下了……”随着最后一句话说完,大蛇丸整个人都被吸入十拳剑内,再也没有一丝声响。

佐助的心越加的冰冷,浑身都被一股杀气所笼罩。

“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愚蠢的弟弟哟……”

“我不会在败了!”佐助褪去双手上的护腕,他的手中,拿着来自卡卡西的幼白牙:“你所加诸在我身上的牢笼,十五年的重负,我会一一还给你!”

宇智波鼬:“是吗?你不可能做到,从一开始,你便不过是我留下来的眼睛。佐助,束手就擒吧,这样,你还能减少一些痛苦!”

佐助:“我刚才说过了,你所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远比被肉体上的痛千倍!鼬,你以没有令我恐惧的资格。”

宇智波鼬:“那又如何,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佐助:“是不是徒劳,你睁大眼睛看着吧!”

佐助的双手萦绕上一层雷电,与哪幼白牙互相配合,笔直的刺向鼬。鼬将身体化作成群的乌鸦,在即将被雷电贯穿的瞬间,身体消失。乌鸦在佐助身后聚集,并形成鼬的摸样。

鼬双手结印,并将一道火焰吐出。

佐助反身一击,刀尖劈下,与地面触碰。幼白牙所路过的空气出现了一道雷电,将火焰劈开两边,佐助将写轮眼运用到极致,并与鼬互相对持。

御神一点钟!

地爆天星!

满天巨响。秋道猫大笑着,与佩恩狠狠的撞击。御神一点钟要强于地爆天星,当贯穿了黑球之后,甚于的能量好不客气的冲向佩恩。佩恩依然拥有六道分身,他的本体不知道隐藏在何处。饿鬼道站在前头,将御神拳散发出来的查克拉吸收。然而下一刻,他便被秋道猫拦腰斩断。

畜生道双手结印,通灵出一头恶犬。秋道猫发觉之后,向他冲了过来。修罗道护在畜生道面前,并就将全身的机械装置打开,其余用自爆来阻止秋道猫。

钢神·火猫!

一点火光从黑刀的刀尖溢出,秋道猫的身形彻底从轮回眼的视线中消失。与飞雷神有一拼之力的究极速度,在狭小的地带,掀起狂澜。六道佩恩虽然是尸体,然而这一刻,却也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体术!”

六颗人头霎时间落地。

带着浓浓的惊艳。

不需要不甘,反正败在秋道猫手中,也不是第一次了。

“佐助,就算你学会了御神拳,也终究时日太浅。这种程度的拳,根本打不破我的须佐之男!”宇智波鼬讪笑一声,口中吐出一口血,道:“佐助,你是我的眼睛!”

“那便试试吧!用我最强的招式!”宇智波佐助皱起眉头,在他胸口前的血咒·鬼身符内的查克拉开始流向本体。酝酿了如此多查克拉的佐助,几乎妖魔化。他的双瞳凝视,一道蛇形式神出现在其身后。

“这种力量,也是式神吗?五代目真是一位了不起的男人。没有写轮眼,没有强大的传承,仅凭天赋,就达到这个境界!”宇智波鼬深深的感慨,旋即又道:“但仅凭这一点,还不够!人造式神,无法与须佐之男相抗衡。”

佐助怒道:“所以我才说,你这个哥哥的架子到底要摆到什么时候?我……我早已超越你了啊!”

血继限界·雷王娜迦!

佐助的式神最终成形,集合了雷遁与阴遁,外形华丽,酷似女娲,手中拿着三叉戟,头发噼里啪啦的冒着电花。

而鼬的须佐之男,则显得要巨大得多。手中拿着的八尺镜,火红的躯壳,重重铠甲包裹。如果一名守护天宫的勇士。

雷王娜迦携带佐助,想着须佐之男发起最后的冲击。

须佐之男提着盾,正面迎击。

两头式神相撞之后,大地异常的震动。石块碎裂,变成粉末,随后又架不住无边的威力,逐渐被分解会原子状态。

“胜利了!雾隐所有人都被打败啦!”

在火之国的战场上,欢声如雷。一场大战过后,木叶终于顽强的幸存下来。所有人都面带喜色。

“哼!你们高兴太早了!”一个人冷笑,将脸上的面具掀开,里边露出来的,却是火红的万花筒写轮眼:“丑陋的木叶,我向你的复仇,才刚刚开始!长门,将他召唤回这个世间吧!”

长门便是佩恩的本体。一名本来是漩涡一族的少年,他再少年时,觉醒了写轮眼,由于种种意外,而最后本身瘫痪。一辈子必须依赖魔像才能活着。

“咳咳!没想到世上竟然还会诞生五代目这般的强者,如果我没有着残破的身躯,到可以与他一战。现在……可惜了,不过哪一位回到世间的话,嘿嘿,即便死了,我也几乎能预料到后来的精彩!禁术·轮回天生之术!”

长门枯朽的脸庞露出一丝欣慰的喜色,他的双手已经没有多少肉,几乎就是皮包着骨头。所以长门结印并不快,但是在外人看来,那依然有力。

那名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神秘男子,打开了一道石棺。如果秋道猫在场,一定会感觉惊讶,因为石棺内的人,居然是曾经作为他的部下的宇智波斑。原来真正的宇智波斑在面临身体腐朽的困境时,将自己的细胞做出克隆,并将载满自己希冀的克隆体送会木叶。那就是木叶三十年的宇智波斑。当克隆斑觉醒万花筒之后,便由白绝秘密挟持回来。其尸体,一直安抚在冰棺内。

当结印完毕,一道碧绿色的光芒冲破天际,随后落入冰棺中的尸体上。

不一会儿,那尸体发出声音——“终于,到了这一刻了吗?带土,长门,做得好!”

“呵!我只是,想要看见和平而已!”长门勉强的微笑,施展轮回天生之术,其要求,便是用自己的生命。他以活不过三十秒了。

“嘿嘿,是时候了,十万百绝,出动!”

在带土身后,十万头容貌一模一样,实力在中忍左右的复制白绝,整齐规划的破开土壤出现。

木叶众人,骤然变色。

“呀嘞呀嘞,真是个厉害的弟弟,在关键时刻,居然……”宇智波鼬扶着肚子,双眸流出黑血,蹒跚的走在满是溪水的路边。虽说鼬的实力更强,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他的身体却被病魔缠身。在关键的最后一战中,鼬还是败了。佐助失望的离开,大约,佐助也无法对鼬下狠手吧。

在溪水旁,水流很清澈。

夜月色,很美。

有一个人带着斗笠,在溪边垂钓。宇智波鼬顿住脚步,干裂的眼眶定住,喉结动了动:“父亲大人。”

垂钓者正是宇智波富丘。他拉下斗笠,露出爽朗的笑容:“哟,鼬,怎么样?你有好好的教训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吗?作为哥哥。”

“哈哈!”秋道猫狂笑一声,他的瞳孔浮现一层金色,头上长出龙角。仙术·狂屠地狱!无数的幽魂冲向白绝,十万众,片刻间,烟消云散,遍地尸体,唯余笑声滔滔。

宇智波斑冷笑道:“果然是厉害的角色,不枉费我重生世间。”

恶灵冲向宇智波斑,但根本无法伤害他一根汗毛。

秋道猫也注意到了他,刀锋一指,道:“我等你很久了!”

宇智波斑:“你认识我?”

秋道猫:“认识如何,不认识如何?我为了理想而战,你呢?”

宇智波斑:“我?大概、嘿!是为了粉碎世人理想而战!”

……

木叶本营,药师兜乖巧的张开嘴。野与乃将一勺清粥送入兜的嘴内。

“好吃吗,兜。”

“恩~比起以前好像差了一点。”

“咦,那里,怎么会呢?”

“嘻嘻,我开玩笑的。”

“真是的,你这孩子。”

……

嘿嘿嘿,山巅上,目睹了一场大战的大蛇丸,独自发出冷笑。他的身后,红豆正恭敬而喜悦的站着。

宇智波鼬依靠在父亲的肩膀,安静如同婴儿。

“鼬啊,还记得小时候,你总是缠着我给你将斑与柱间的故事吗?每当我说到他们创立木叶,便总是掐然而止。然后你就问,后来呢?后来呢?……”

一抹微笑浮现在鼬的嘴角,恬静,安心。

“啊,是的,父亲!”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