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武林大会 1
作者:君千羽 更新:2019-10-08

武林大会 摸进厨房本想做点坏事的,翻了半天只有一盘冷了的花卷,随手吞了个感觉味道还不错,正要吃第二个时才想起凤舞的叮嘱不许随便乱吃东西,撇了撇嘴,郑重的望着花卷作了个揖,“花卷兄啊,我有点饿了,你要不就从了我吧!”

外面传来一声轻笑,吓得她差点噎死,谁,是谁敢笑本小爷?四处一瞄,厨房外边的榕树上坐着个黑衣人,双手环胸懒懒地倚着树干躺着,看得她火气一噌就上来了,端着盘子运气跃上树去,“唔,你凭啥笑人?”

近身一看清歌就乐了,呵呵,那人长得很一般,二十几岁的年纪,略显清秀的脸庞,浓眉大眼,顶多就是一个普通的路人甲乙丙,至少不会像她这些天遇见的美人们一样美得惊天动地。可就是这样一个朴素大哥轻笑起来的声音还确实挺好听,沉痛地点点头,上天果真是公平的。

“喂,你、、、”清歌用手指了指喉咙和耳朵,意思很明显,额,你是哑了还是聋了?

这样的话本该是很沉痛的,可让这么一张笑意嫣然的小脸做出来就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了,慕容柯饶有笑意地看着眼前的美貌小少年,“花卷兄从了你没?”

一看只有七个了,清歌一咬牙把盘子递过去,“还有七个,你四我三不能再多了,吃完了你啥也没看到我啥也没做。”

慕容柯挑了挑眉,嫌弃地看了眼清歌,可还是拿了一个含在嘴里一咬牙吞了下去。清歌见他吃了才放下心来,“吃人嘴软,你不许告发我,喂,你也是来厨房偷吃的?”

慕容柯又挑了挑眉表示同意,“最后一盘花卷被你拿走了。”

清歌一阵得意,又请他吃了一个,这么些年她就这点被老头子表扬过,说不要和凤舞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毒药蛊虫,不要和凌墨风比姿容俊美脸皮厚实,对于清歌,不要和她比试找吃的和武功心法,因为没人比得过。

哈哈笑道,“比谁更丑,我不行,比找吃的,你不行。”

说了半天,花卷也吃完了,清歌一愣,揪着慕容柯的脖子,“喂,把我的花卷吃完了,话说你谁啊你。”

慕容柯忍俊不禁,“今晚的晚宴应该很丰盛啊,怎么,晚上没吃饱吗?”

想着晚上尽看江湖人士去了,宴席上的饭菜根本没吃多少好不容易弄几个花卷还被这样一个不是美人的吃货吃光了她就气得牙痒痒,从牙缝里咬出几个字,“喂,那谁,你把我的花卷吃光了,赔钱。”

慕容柯摊开手掌耸耸肩表示自己一穷二白,“我带你偷东西吃去,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是谁。”

清歌把腰一叉,“小爷是南楚慕容公子座下弟子逍遥墨,你又是哪门哪派的,长这么简陋还深更半夜出来瞎晃荡,不怕吓着人和鬼,吓着花花草草了也不好啊。”

老头子说输人不输阵,气势上一定要足够压倒人家。

慕容公子?慕容柯气结,楚冰块用他的名头还用得挺欢畅嘛。这小子别看长得瘦瘦小小的,嘴巴还挺厉害,“你是慕容公子手下的,那不知道公正无私的慕容公子要是知道你半夜出来偷东西会如何管教你呢,哎呀,听说他住在东院啊。”

哐当,被捏住痛脚了,低下头敛起眉作伏低小人状,这要是让小疯子知道她乱吃了外面的东西,我的娘喂,肯定会扒了她的皮啊,不妙啊不妙,扯扯那人衣角冲他笑笑,再笑笑,映在柔和的月光下,还真有几分娇俏可人的味道(清歌:我靠,老娘映着狗屎也娇俏可人!)

浅浅的酒窝,剔透的肌肤,乌溜溜的杏眼,柔顺的长发,呵呵,一切都很美好,慕容柯觉得,只有那少年鼓足劲砸在他头上的那个花卷盘子不太美好,眼前一黑,晕了,从树上掉下来,砸起一大片的土尘,还好那下面是一片草地,声响也不太大。清歌摸摸下巴,套了这么久也套不出话的人,还是砸晕了比较美好。

转过门廊,旁边的假山里竟然有人声。董小妞一乐,花前月下,假山洞里,才子佳人相会的好地方啊!猫着腰溜过去,正要挑个草丛蹲着好好看,却不防突然被一只手捂住嘴巴拖进了旁边的花丛堆里,闻到那阵熟悉的梨花香,大眼贼亮亮的望着来人乐,压低嗓子问道,“小疯子你怎么也来了。”

来人正是凤舞,一身劲装夜行衣,脸罩黑纱,此时那清丽无双的脸上正汹涌着滔天的怒气,玉葱纤指毫不留情地戳上了清歌的额头,传音入密一阵臭骂,“这举贤庄里如今到处是武林人士,虽不见得都是高手,可你这般乱闯要是被当做魔教妖人围攻,你怎么全身而退?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越想越气,珠泪纷纷,清歌手忙脚乱地要给她擦泪,凤舞扭过头去不理她,白天明明已经把几个院子都逛了一遍,哪知道晚上还出来瞎晃,这死丫头绝对是要气死她。在莲州病倒清歌害怕得不敢诊脉,这次她又何尝不是一阵惊恐后怕。

从梦中惊醒,旁边竟然没人了,旁边的楚云轩兄妹也不知道,三个人找了大半夜,她却在这里悠闲,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凭什么她苏凤舞要像个老妈子一样管东管西。从小到大为她操碎了心,自从师傅们去了,更是对她百般爱护,生怕她磕着碰着,事事只要她开心就好,她倒好,天塌下来也只顾自己的胡闹。知道人不见了,她不知道找了几个院子,既怕自己迷路也怕她迷路,她性子冲动不顾后果,要是碰到高手了可怎么办?

越想越不该听她的来武林大会宣扬一下逍遥派的名头,万万不该睡得沉了连她溜走了也不知道。凤舞跪坐在草地里只顾流泪,清歌一急就要给自己几个巴掌,凤舞一把拉住,旁边的声音又大了些,现在出去肯定会被发现,只得凝神静听。

拨开草丛一看,前面是两个青衣人,广袖博带,姿态儒雅,这么假惺惺的衣裳只有武当山那群老学究才穿得出来,左边那胡须眉毛一样长的老头子正是他们的现任掌门徐长风,白天凤舞还朝他问过路,至于那个五大三粗的胖子,清歌错过来低声道,“那是举贤庄厨房里的王师傅,烧得一手好菜,那个西湖醋鱼做得极好。”

凤舞疑惑,正是漏断人初静的三更时分,一个是武林泰斗,另一个是粗鄙厨夫,这样的两个人能有什么要是定要在深夜密谈。且不说明日就是武林大会的第一日,人人都指望能博个好名头,单徐掌门这般年纪也不该熬得太晚,这其中肯定有隐情。

传音入密给清歌,“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清歌运气内力细细探听,因为隔得远,从头到尾只听见几句,“小心行事,切勿露出破绽。”

徐掌门压低声音递过去一个绿色小瓶,王师傅点头会意,“长老放心,小的定不负重托。”

徐长风披上黑斗篷闪身不见了,王师傅警惕地察看了一番,纵身跃入仆人房睡下,依旧是平日里老实憨厚的模样。

清歌正要追上去抓住他质问一番却被凤舞扯住她急得咬牙,“你放手,那徐老头给了王师傅一个绿色小瓶,那王师傅还说什么长老教主重托呢。”

凤舞一根银针招呼在她的哑穴上,董小妞很识相地闭了嘴。

回到厢房,楚云轩兄妹还没回来,想是帮着找清歌去了,凤舞淡淡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兀自换衣服去。清歌摸摸鼻子准备出门去找他们回来。一拉开门,楚云轩兄妹站在门外,飞燕端着两碟糕点咋咋呼呼地闪进屋内,“小墨子你让我们好找啊。”

凤舞换好身轻便衣裳出来,看到端坐的楚云轩,淡淡施礼,“多谢楚公子帮着寻找舍妹。”清歌咬着糕点插嘴,“唔,楚冰块你还不知道,咱们的尘姑娘是路痴,没你帮忙她肯定会迷路。”

此话一出,换来凤舞一阵好瞪,脸上有可以的红晕,飞燕乐呵呵地拍手,“哇,尘姐姐脸红了。”

清歌手搭凉棚道,“在哪里?在哪里?”

凤舞本就生得好,这一路来一直是神色淡然的冷美人,如今清莲含晕柳月怒拧,别有一番不容往日冰山雪莲般的娇俏可人韵味,楚云轩不动声色看得出神,凤舞一偏头,正对上清冽的凤眼。

楚云轩有一瞬的迷茫立刻又恢复清明,淡淡出声,“糕点可还合墨姑娘的口味?”话确实对凤舞说的。

清歌正和飞燕划拳比吃糕点,被他一叫吓得噎住了,“唔,我家尘姑娘的手艺还是更胜一筹啊。”

淡薄红唇一笑,眼里有些意味深长,“那是楚某人多事了。”

心念一转,凤舞随即明白了他的用意,得体的淡笑,“多谢提醒。”

飞燕和清歌摸着后脑勺对视,清歌眨眼,他们这是在说糕点?飞燕耸了耸肩,点了点头。

第二日武林大会正式开始,没用的小喽啰在台上打得正欢,清歌咬着梨花糕,芙蓉糕,荷叶糕,千层糕,愤愤地撇嘴,三脚猫的功夫也来台上卖弄,真讨厌,和糕点一样讨厌。

昨晚楚冰块一走,凤舞便带着清歌去了东院小厨房。心灵手巧的苏太后袖子一挽咔咔哐哐切切整出一大堆的糕点,她家尊敬的苏太后是这样指示的,“能三天不吃饭只吃糕点,我把天香丹给你。”

这天香丹是凤舞新炼出的解毒圣品,因为药材难得总共得了两颗,凤舞百毒不侵自是用不着,可硬是不给她,白天看着晚上藏着就是防着她,这次要真能给她,莫说吃三天的糕点,就是三十天她董大爷一咬牙也忍了。

结果可以预料,董小妞为了一颗天香丹折了腰,早饭梨花糕午膳芙蓉糕晚饭茉莉糕,兜里小零食揣着竹叶糕百合糕牡丹糕、、、、

一天下来,她瞧谁都觉着像块什么糕,吃一块就记一个武林人,长胡子飘飘的武当派青衣老头徐长风,一脸横肉黑不溜秋的青城派掌门吴大海,脑门比人格更闪亮的少林主持了然和尚,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百花宫公主花弄影,云鬓上插了几根羽毛,白羽飘飘特别像,离州特产花雕鸡。

花弄影身后那姑娘白纱覆面可依旧能看出秋月之姿,一双秋水剪瞳死死盯着慕容柯扮相的楚云轩,而人家楚冰山的凤眸只是有意无意扫过旁边小厮打扮的凤舞,嘿嘿,摸下巴,花雕鸡的圣女徒弟喜欢楚云轩或者慕容柯,而神女有心襄王无梦,襄王正忙着看凤凰。

恩?花挽月你瞪小疯子就瞪小疯子,你这眼神咋老往我这儿瞟?错觉,肯定是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