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月照幽夜
作者:松渊 更新:2019-10-13

〓◆书纵小说网◆第一时间为书友们更新〓 石南山不敌熊惆与西门霸天、东方晓彤三人联手,带着负伤的神龙长老万飞天朝九道山庄方向逃去,路上就遇到了随后追踪而来的江北川与猛虎长老云无双。

几个人一合计,如今熊惆等人已经逃远,再想追踪已是困难重重;为今之计,只有广派人手进行搜山,才有可能找到熊惆等人。

当下,石南山四人火速赶回九道山庄,调集了一百多名好手,各带弓箭,进山搜寻熊惆众人。

他们兵分三路,石南山、江北川、云无双各带一路,分三个方向进行搜捕。

江北川这一路正好撞到了熊惆等人。他命弓箭手悄悄潜入草丛,将熊惆众人包围,然后才露面准备擒拿熊惆。

本来,熊惆和西门霸天二人都是绝世高手,东方晓彤的武功也不弱,周围若有风吹草动,他们早就应该有所察觉;更何况,他们如今身处险境,更是加了十二分的小心。那些弓箭手想在暗中包围他们,根本就是一丝可能也没有的事情。

只是,因为明月的出现,使得熊惆心神大乱。刚才的那个时候,别说是潜伏在草丛中的弓箭手,就算是有人持刀走到他身后一刀捅了他,他也不会有丝毫察觉;西门霸天与东方晓彤虽然不似熊惆那么专注,可周岚死而复生,他们也感到十分吃惊,注意力自然被牵扯不少。

见到弓箭手已将自己四人包围,熊惆的脸色有些苍白。自己的生死无关紧要,刚才在九道山庄,自己就应该死了,多活一会儿,少活一会儿,也无甚大碍。

至于西门霸天与东方晓彤二人,熊惆心中虽也有些不忍,但他毕竟是一名冷血无情的杀手,早已摒弃了世间的一切感情。他们二人是生是死,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谁让他们多管闲事前来搭救自己,死在这里也只能算是他们咎由自取。

只是……

熊惆回过头望着明月。半年来,他的眼睛早已失去了神采,宛如两颗冰冷的冰球,再也不会显现出任何感情。只是在这一刻,半年来的第一次,他眼睛中的寒冰似是突然融化,一种久违的温热与光彩,在他的眼睛中闪烁。

此时此刻,一个莫名的声音在他心中呐喊:“保护她!绝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此时此刻,在他冰冷的心中,忽然泛起一丝久违的感情!

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自己还是个人,不是一个仅仅会杀人的机器!

不错!自己可以死,西门霸天与东方晓彤也可以死,但明月绝不能死!

岚儿已经不在了,明月就是替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明月有个三长两短,岚儿将和这个世界永远失去关联。

可是,自己要怎样保护她?

熊惆抬头看天,此时天光已然大亮,自己的落日剑法再也发挥不出威力,自己的武功又将回归到饭桶级别;西门霸天虽可以与江北川抗衡,但自己和东方晓彤,又怎么对抗这么多弓箭手?尤其是自己的落日剑法只能前刺,根本就不适合拨打弓箭;更何况,自己身边还有一个身负重伤的明月需要保护。

看起来,今天必死无疑……

“哈哈哈哈……”

熊惆忽然仰天惨笑。

这就是苍天吗?它为什么狠心如此?

如果说,自己将明月当作周岚,只是一个虚幻而又美丽的梦;那么此时此刻,苍天就要将这个美丽的梦狠狠撕碎!

连一个虚幻的梦境都不肯留给自己吗?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苍天要如此对待自己?

罢罢罢!让一切继续吧!继续那个无止境的屠杀,用那鲜红的血,来控诉上天的不公!

熊惆此时根本无视周围那数十名弓箭手,身形暴起,夜影剑朝江北川迎面刺来。

江北川面色一变,身形迅速后退。昨晚在九道山庄,他亲眼见识过熊惆那强大的剑气,哪敢与之硬扛?

可江北川赫然发现,熊惆长剑所指,并无半分异象,却哪里有剑气的影子存在?

但他依旧不敢懈怠,身影闪闪烁烁,不断游走于熊惆周身,不与他的夜影剑正面接触。江北川身体虽然很胖,却有着一种与体型极不符合的灵活,熊惆失去剑气,根本刺他不着。

西门霸天与东方晓彤也都感到十分奇怪。当日在华山,他们都曾亲眼见过熊惆那强大的剑气,所以他们十分不解,此时的熊惆为什么没有发出剑气?面对江北川这等绝世高手,难道他还会有所保留不成?

西门霸天猛然记起,自己在华山和熊惆大战的时候,就在最后一刻,熊惆也曾突然发不出剑气。

“在那一刻,他突然转头看了看东边的朝阳,然后毫不犹豫,掉头就走!”西门霸天转头望向东方,一轮明日冉冉升起,与当日在华山上的情形一般无二。

“莫非……”西门霸天似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幽夜,幽夜,原来只有在黑夜之中,他才是那屠尽人间的可怕杀手!”西门霸天心中忽然一痛,此时他方才清清楚楚地明白熊惆的痛苦。

是这个世界剥夺了他的光明,是这个世界给予他无尽的黑暗;那他便应该理所当然地生活在黑夜之中,“幽夜”之名当之无愧。

“小黑子……”西门霸天凝望前方熊惆的身影,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失去剑气的熊惆万万不是江北川的对手;可如果自己上前相助的话,那些弓箭手一旦放箭,不仅重伤的明月会死于非命,即使是东方晓彤也都很难自保。所以西门霸天并不敢贸然行动,随时保护着东方晓彤与明月的安全。

江北川与熊惆纠缠了十几个回合,见到熊惆的剑只是不断前刺,却没有半分剑气的影子,胆子也就慢慢大起来。

他猛然欺身上前,探手抓向熊惆。熊惆反手挥剑,刺向江北川的心口。江北川咬了咬牙,迅速伸出双指,去夹熊惆的夜影剑。他知道,如果熊惆突然发出剑气的话,自己的这只手将永远脱离身体。

可惜熊惆终究还是没有发出剑气。他长剑的走势固定,再遇到江北川这等绝世高手,轻轻松松就被他夹住了长剑。

与此同时,江北川另一只手突然伸出,死死扣住了熊惆的脖颈。

西门霸天三人见熊惆被江北川制住,不由得大为着急。可这么多弓箭手环伺在侧,他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熊惆脸上并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只是冷笑道:“二庄主,请动手吧!”

让熊惆万万没想到的是,江北川竟然慢慢松开了手。

他凝视熊惆,轻轻地叹了口气:“熊少侠,我知道你本性非恶,定是因为遭到了什么重大打击,才走上这条不归之路。今日我放你离去,只希望你从今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要再滥杀无辜了!”

熊惆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晃了一下,抬起头死死盯着江北川。许久之后,他忽地冷笑道:“若我不肯呢?”

江北川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他轻轻点了点头,朗声道:“我相信你会的!因为我所认识的熊惆,是一个行侠仗义的侠客,而不是一个残忍冷血的杀手!”

熊惆的身体再度晃了一下,脑袋中忽然一片混乱。

行侠仗义的侠客?残忍冷血的杀手?自己到底是什么?熊惆自己也说不清楚。

江北川又对熊惆说道:“你们尽快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既然这里我已经搜过了,相信师兄他们不会再来搜查了!”

他扫视着一众弓箭手,朗声道:“我们走!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回去乱说,大庄主一旦怪罪下来,由我一人承担!”

一众弓箭手唯唯诺诺,全部都退了下去。

江北川拍了拍熊惆的肩膀,转身离去。

熊惆凝视着江北川的背影,一时间心乱如麻,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半年来,天下武林群雄无一不对他恨之入骨,无一不想将他碎尸万段;从未有人愿意相信他,也从未有人在意过他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

在这孤独、寂寞、冷酷、无助的人间,原来还有这样一个人,愿意相信自己,能够明白自己心中的痛苦。

熊惆盯着江北川的背影看了许久,直至他的背影完全消失于树丛之中,熊惆这才回过身来,走到明月身边,盘坐地上,双掌按在明月后背,以内力为她调养伤势。

江北川既然已经搜过,那么石南山他们就绝不会再来,所以此地已经成为一块安全地带;既然此地已经安全,熊惆也就没有必要另寻所在为明月疗伤了。

经过一个时辰左右的调养,明月的伤势已然大有好转。熊惆慢慢扶起她,和西门霸天、东方晓彤一起,朝山下走去。

东升的阳光洒落山林之中,给四人镀上了一层金色。

阳光之中,明月慢慢转过头来,默默地看着熊惆。那张熟悉的脸庞,早已不见当年的灿烂,即使在阳光的映照下,仍然冷若寒冰,仿佛千年不化。

“既然你叫‘幽夜’,那我便叫‘明月’。因为只有月光,才能照亮那漆黑的夜晚!”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i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