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剑池
作者:三丈法师 更新:2019-10-08

“我能看懂你那求知若渴的小眼神……好吧,我就告诉你,因为小邪仙她本身非常的邪,更何况又是加入在专门修炼外道邪功的八咫门,更是邪上加邪。光是她的外表就能蛊惑万千男子,何况她的邪气……只要是站在她身边短短两三秒,你就会浑身酥软无力,立马被她身上的邪气缠绕而死!”

随着这弟兄的解释,旁边其他弟兄不禁打冷颤,也是连连点头称是。虽然他们并没有亲自体验过小邪仙那甜蜜而又诱人的致命邪功,然而却也是略有耳闻。

所以,当七笑禅与小邪仙这两人的出现,这就意味着此次虎丘剑池之争的活动,将会异常艰险,甚至于,还会有人因此而丢掉性命!

“你不会怕了吧?”瞧得银发少年脸色微微一沉,摸着下巴似乎是在想些什么的模样,这弟兄突然就这么叫了一声,还当以为是他怕了呢。

而这弟兄这么一叫,顿时就把陷入深思中的红夙给吸引过来,而后亦是微微蹙眉。她自认自己的看人眼光是很难有差错的,这个银发少年当自己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觉得与众不同,否则也不会与沧浪大师一起,隐晦着将其拉拢。

所以,此刻,即使遇上七笑禅与小邪仙这两大强敌,他也不应该会临阵退缩。更何况,章家大少章勃启的实力,也完全不亚于七笑禅二人,只是没有他们二人那么邪,反而有着一身浩然之气般的功力。

可也没见得楚白露出退怯之色是吧?那么,面对七笑禅与小邪仙,他也不会如此……

想到这里,红夙脸色好了不少,同时,也是目光流转在了楚白脸上,如果能够亲口从他本人口中说出这句话来,那就会让自己更安心了。

看到众人用着奇异的目光盯着自己看。楚白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抓抓头皮,尴尬一笑,道:“什么话。小爷我上不怕天下不怕地,左右不怕西东,前后不怕南北。若说我怕什么,或许,我这一生只怕一个人……当然,不会是他们!”

只怕一个人?

他说出这么牛气哄哄的一番话来,愣是让得众人用着更好奇的眼光紧紧盯着他看,这银发少年说的话,更加让他们好奇了。什么叫——这一生只怕一个人?这一个人,是谁?

“这个恕我不能跟你们说。”楚白咧嘴朝大家歉意一笑。对于自己最怕的人是美女师父,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觉得也没必要对任何人说起。

见他不肯说,虽有些扫兴,但众人也是知道这或许是人家的秘密。自是不能强求。

这时候,红夙也是摆了摆手,插嘴道:“行了,别闹了,快开始了,跟我来。”

红夙朝大家招了招手,众人听到后。也是将此事抛之脑后,纷纷往红夙这边集合。

楚白轻轻松了口气,在朝八咫门那边的七笑禅与小邪仙望了眼之后,也是跟走红夙走去。却是不知道,在当他的目光在那两人身上瞄过,七笑禅与小邪仙亦是将眸光朝他扫射而来。

但是。他们二人看到的只是一道银发少年的背影,目测实力勇武70级……在出现此地的所有参赛者中,实力实属上等,但若比起他们二人的话……

七笑禅发出一阵怪怪的桀然声,侧脸冲身侧的小邪仙道:“那儿是红刄馆的队伍吧?倒是有个不错的对手。看来。这次门主派你我二人来参加是有他的道理。若是派师弟他们前来,未必会是他们的对手。”

小邪仙抿着嘴唇,媚脸之上红光满面,轻声道:“嗯,我倒是对那个独眼少年很敢兴趣。”

“哦?是么?我却很看好那银发小子!七笑禅嘿嘿一笑,转眼道:“那我们不如这样,等三天后去了虎丘,咱们二人先合力将其他人废掉,然后你去找那独眼小子,而我去找这银发小子,我们比一比,看谁先吞了他们如何?”

小邪仙向他看了眼,微笑道:“好!”

在当八咫门这边商讨着三日后如何如何时,红刄馆以及其他队伍,已是跟随着章家队列缓缓进入剑池大门。由章勃启带领,守卫自是纷纷让开。

一行人,参赛者有十八人,随从三十人,约莫起来也就五十来个人。别看规模比较小,却要知道,剑池圣水并非什么人都可以淋浴,这次章家能大吐血的让十八人同时淋浴已经是肉疼了。而且,章家剑池重地,即使像如今的活动也未对外开放,自然没有什么观众前来观看。

若说唯一的观众,也只有这几个随身而来的三十位随从了,但他们只是护送两名参赛者的人,也是没有资格进入剑池淋浴圣水的。

当然,若是去了虎丘,却是不一样了……

……

这是一个立方体的深水池,池畔山石叠嶂,飞泉流瀑,池内流水不断,幽深莫测。而在水池中央,竟是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之上,悬浮着一把通体乳白色的巨大重剑,剑身上刻印着奇怪各种铭纹,整把巨剑被蟒蛇般粗大的金锁捆住,直直深入潭水之下。

这就是驰名天堼城的“剑池”!

剑池广约百米,深不见底,终年不干,万年不浊,清澈氤氲,可以汲饮。

许多听说或到过剑池的人,也许都知道剑池是个美妙的地方,但最让人能够感受到的是,剑池还是个像谜一样神秘之地!

“这里就是剑池?”望着前方一座立方体的白水之池,众人的心情一下子变得亢奋起来。尤其是当看到剑池之上的那把巨大重剑,还在微微的散发着乳白色光芒……

众人依稀能够看到,在这水池的左前方石壁上,铭刻着“剑池”两个遒劲大字。

“据说,剑池并非天然造化之物,而是靠人工斧凿而成。而那个人,好像是一个姓楚的剑修强者,他曾跟章家祖上结着一丝微薄缘分,便赐予此剑池。”

“嗯,这个故事我曾也听说过,不过,在剑池上的这把巨剑并非真实的吧?好像是剑池之下的那把圣剑所折射上来的倒映,是一把虚拟圣剑。”

众人云云,听在楚白耳里,不免眉头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