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集二
作者:蝶之灵 更新:2019-10-08

续集二续二

“喂,阿姨……”

一听到黑森林的声音,罗冰妈妈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罗冰不在。”

“我知道,我是想跟阿姨聊聊……”

“没什么好聊的。”

电话又被挂断。

黑森林无奈的叹了口气。

自从两人向双方父母坦诚之后,黑森林的父母一副你们爱怎样怎样与我无关的态度,而罗冰妈妈,却把罗冰叫回去狠狠教训了一顿。

之后,又是很久没有见面了。

“破烂家族周末聚会,老地方——罗冰留。”

破烂家族的Q群里,公告突然改了,黑森林对着电脑傻笑,聚会啊,难得可以见到罗冰……

虽然是有很多个灯泡,可总比不见的好啊。

次日傍晚,黑森林从医院回来之后,就去了公司门口接罗冰。

跟罗冰一起出来的人有刘星,还有一个温文儒雅的男子,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你好啊昏迷姐姐,我是骨感美人。”

后背鸡皮疙瘩哗啦啦掉了一地。

“徐尉,初次见面。”

“黑森林,请多指教。”

两人握了握手。

刘星在旁边坏笑,“真好,我们四个大人妖凑齐了呀,森林你知道吗?徐尉这人也学你,在游戏里装人妖欺骗纯情少年……”

接下来的话,在徐尉温柔的微笑下胎死腹中。

“森林兄,你的新车也让我们坐坐吧。”

刘星和徐尉很自觉的上了车,留下黑森林和罗冰在原地对视。

“罗冰……”

“嗯……”

才一个星期没有见面,却好像隔了好久好久,要不是顾着那么多人在场,黑森林真想扑过去狠狠抱住他,狠狠的吻他。

“我妈不让我见你,说让我们彼此冷静一下……”

“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会等的。”

“嗯。”

罗冰弯起眼睛笑了笑,“走吧,今天要跟大家介绍你呢。”

两人并肩上了车,黑森林坐在驾驶座上发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跟着辆红色轿车。

“我妹开了我的车,载何叶她们过去。”刘星解释道,“当然,车里还有一只猴子。”

黑森林笑了笑,看到坐在后面的徐尉也笑得意味深长。

“冰,破烂家族还在呢?我以为早解散了。”黑森林跟旁边的罗冰说话,无视后面的两只灯泡。

“嗯,游戏里已经解散了,现在就剩下Q群,何叶她们换游戏玩,又拉了很多朋友进来,挺热闹的。”

“是吗。”黑森林笑了笑,“没想到这个家族寿命还蛮长久的。”

“嗯,不过现在腐女越来越多了,有点不好对付……”

“你们现在还在还玩网游吗?都快三十的男人了,还玩得下去?”说罢,意味深长的冲徐尉笑笑。

“别那样看我,我早就不玩了。”徐尉回笑着澄清。

黑森林又笑着看向刘星。

“唔,我是陪我家何叶玩。”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这个做师兄的还得提前准备礼物呢。”

刘星很苦恼的摸了摸后脑,“其实我很想跟她私下结婚的,一请客会很麻烦的,你也知道她妈妈何教授桃李遍天下,我们一结婚……那叶某某啊,林某某啊,还有你黑某某啊……你们三个肯定要来,那火星撞地球的事情我可不想掺和,我不想让我的婚礼变成凶杀案现场啊……”

黑森林笑了笑,没再说话。

几人到达never酒吧的时候,天色已黑,何叶她们和一个看上去很瘦却笑得很可爱的男孩子一起进了酒吧。

“那位也是破烂家族的?新人啊,我没见过。”黑森林好奇的问罗冰。

“他不是破烂家族的,他很厉害,自己建家族的……”

“不是吧……”

“进去吧。”罗冰笑了笑,拉着黑森林走了进去。

“恩,这次家族聚会,一来是庆祝我们家族三周年,二来,是给大家介绍三几位新朋友。”罗冰开口了,面部表情有点僵硬。

“呵呵,我们都聚会过好几次了,就不用多废话了,剩下的几个新面孔,你们还是自我介绍吧。”何叶在那笑着打圆场,“大家不要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我们啊,弄得就跟帮战似的。”

“大家好,我是骨感美人。”一位留着长发,看上去很淑女的女孩子首先冲大家鞠了个躬,“上次聚会没有来,不知道还有人记得我吗?”

“记得,就是那个奸商嘛。”人群里有人开始起哄,“当然记得啦,想当年我的零花钱可都是找你要的。”

黑森林笑了笑,刚才那个徐尉不是说他是骨感美人吗?怎么又出来一个?

徐雯笑着解释道:“其实呢,那个奸商并不是我的号,一直都是我跟我哥一起玩的,我负责聊天吹牛,我哥负责实际操作。”

原来如此。

黑森林把目光投向徐尉,却看到他正专注的看着另一个人。

“我叫徐尉,这位是钟离。”徐尉上前冲大家微微躬身,轻轻伸手握住了那个笑得有些诡异的男生,然后向大家介绍。语气中似乎带着些微的骄傲,好像介绍自己的宝贝一样。

男生似乎有些尴尬,说话的时候不停的用手抓头发。

果然很像猴子啊……

“嗯……我不是破烂家族的人,今天只是来凑热闹的。”他冲众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破烂家族的人都很是热情,对来看热闹的人也很友好,主动给钟离弄吃的喝,还有人把麦给他让他唱歌,都被他微笑着拒绝了。

该介绍的都介绍完了。

黑森林笑着在罗冰耳边说,“亲爱的,轮到我了吗?”

罗冰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黑森林又对罗冰露出个迷人微笑,这才转过头来,非常绅士的弯了弯腰。

“大家好,我是等到昏迷,请多指教。

周围整齐的抽气声。

空气里是令人窒息的沉默。

几秒钟后,现场似乎有点在沉默中爆发的味道。

“我的天啊,昏迷姐姐居然是男人?”

“我的上帝,我就说怎么有那么强悍的女人,原来是男人?可怜我还一直把她当偶像!”

“昏迷姐姐?是不是应该改口叫昏迷哥哥啊?”

黑森林微微一笑,“人妖的事情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说罢还轻轻握了握罗冰的手心。

一群人开始围绕着等到昏迷,叽叽喳喳聊起来。

时隔两年的聚会,人们之间并不生疏。

聊起当初在游戏里的日子,好像就在昨天。

比如可怕的南宫小禅追着打电话满世界跑,比如可恶的无极门到处杀戮,比如英姿飒爽的昏迷姐姐一枪一个人头,比如傻乎乎的罗罗冰冰绕着龙城溜达他的水母球……

很多事情回忆起来,大家脸上都带着淡淡的微笑。

那些记忆,或许,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罗冰大族长!不如我们成立一个正式的工会吧,做个网站什么的……”人群里有人起哄。

“这……有必要吗?”罗冰皱了皱眉头,询问的目光投向黑森林。

“凭我们的力量,虽然无法达到仙界那样大型工会的程度,起码也可以打响知名度,让更多人了解到破烂家族……”

“这样好吗?要建工会并不简单呢……”有人在犹豫。

黑森林微微一笑,声音很低,很温柔。

“或许,很多人希望自己的家族强大起来。”

“可是,在真正强大起来的时候,你们会发现,以往的温馨快乐都会离你们远去。”

有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昏迷姐姐,哦不,昏迷哥哥说的是,其实仙界内部也存在很多问题,特别是清风阁的夏枫,那个人嚣张得很,连老大都不放在眼里,反正他们内部好几个部落都分化严重,经常吵架。”尼姑婆婆似乎很清楚仙界的内幕。

“对啊,我也觉得我们这样挺好的,就这些熟人,老朋友,平时在Q群里聊聊天什么的,如果真的发展成专业的游戏工会,以前的温馨就不再了呢。”

“经常会有人上门挑战。像仙界那样的大型工会,人渣特别多……”

罗冰对黑森林笑了笑,“好吧,我们就保持我们的本色,破烂家族还是以前的破烂家族。”

“好啊……”

一阵欢呼后,大家又开始喝酒聊天,唱歌嬉闹。

很多时候,很多感情,需要的,是一个温床,而不是花环。

***

徐尉好像有事先走了。

黑森林和罗冰,还有刘星何叶钟离,几个人待到了最后。

没想到出来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大雨。

钟离看了看天,又回头看了看黑森林,然后闷头往雨里冲。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黑森林笑着拉住钟离。

“不用,我坐车回去,反正从这到龙华花园也就十站左右,坐地铁更快。”

“我们也住那边,正好顺路。”

“森林兄啊,既然你顺路,那也顺便带带我们吧,我家何叶身体不好,淋雨了容易感冒。”刘星把手搭在森林的肩膀上,黑森林微笑着点了点头,“师妹,你这未婚夫对你挺好的嘛。”

何叶微微一笑,“还行吧,也就凑活过了。”

一行人上了车,黑森林开车,罗冰上车以后很自然的坐在副驾驶位。

刘星和何叶坐在后面,夹犯人一样把钟离夹在中间。

因为太晚,车里又很安静,刘星他们都有些昏昏欲睡。

到了何叶家,刘星跟何叶一起下了车,还叫钟离去玩。钟离迷迷糊糊的答应着。

车里温度很高,只剩下黑森林和罗冰,两人的呼吸似乎都有些紊乱。

车子停在了龙华花园,雨势稍微弱了些,罗冰从车里找出伞,沉默了一会,“我回去了,你上去吧。”

刚打开车门,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拉住。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了。

“罗冰,我好想你……”黑森林轻轻把罗冰拉到怀里,“今晚,留下来可以吗?”

“我……”罗冰犹豫了一下,两人分开也有一段时间,妈妈一直不让他见森林,自己心里也有些想念他……

可是,森林那期待的眼神,真的很不忍心拒绝他。

虽然那一晚的情事让罗冰有些羞耻。

“好吧……”慎重的点了点头,下一刻,灼热的吻便印在了自己有些冰冷的唇上。

“唔……唔……”两人接吻的声音在封闭的车厢里显得格外清楚,甚至连舌头滑过口腔时,带动唾液的声音都听得很清楚。**的声音让罗冰的脸色有些红润,黑森林却悄悄把手探进了他的衣服。

悉悉索索衣服滑落的声音,窗外的雨滴滴答答敲在玻璃上,虽然已是深夜,可万一有人路过的话……

罗冰有些忐忑不安,外衣已经被脱掉,黑森林温暖的手指探索着,触到罗冰有些冰冷的肌肤……

两人都轻轻的颤了颤。

“我们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吧?我都快疯了。”黑森林手中的动作加快,罗冰妈妈的阻扰让两人一星期彻底断了联系,黑森林脑子里全是快点跟罗冰在一起的想法,等一天都觉得辛苦难当。

“对不起……我这几天在妈妈那边,过几天等房子装修好,我再搬来跟你住……”

“我想要你……”黑森林吻着罗冰,呼吸渐渐粗重起来。

“不行,别在这里……”罗冰看了看窗外,明亮的路灯刺得人眼睛有些疼。

在车上做这种事,太可怕了。

虽然从外面看不到,可万一有人路过的话……

感觉两人像暴露在阳光下一样可耻。

“我们……进屋吧……”

罗冰的声音有些颤抖,被黑森林吻着,身体很自然的起了反应。

黑森林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打开车门,直接把罗冰从车里抱出来,用衣服挡住雨,关上车门迅速进了屋。

开了卧室的灯之后,把罗冰压在床上,激烈的亲吻着。

罗冰急促的喘息着,手环住黑森林的肩膀,将自己完全交给他。

罗冰虽然看了很过G片,对这些事情,还是主动不起来,只好尽量放松自己,让黑森林来主导一切。

两人很快除掉了累赘的衣物,灯光下□相对,让罗冰感觉有些尴尬。

上次迷迷糊糊就跟他上了床,这次又……

“森林,关灯好吗?”

黑森林温柔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把灯关掉。

黑暗中,感觉却异常敏锐起来。

窗外的雨似乎又大了,劈里啪啦敲在窗户上,耳边黑森林粗重的呼吸,让罗冰的心跳也快了起来。

窗户开了条缝隙,外面的风雨刮进来,空气里似乎有水汽的味道。

却一点也不冷。

被他抱在怀里,灼热的体温快要将两人融字啊一起了。

罗冰彻底放松自己,抱紧黑森林的肩。

“森林……”叫着他的名字,任凭他灼热的吻印在自己敏感的皮肤上。

下身突然被温暖的口腔包裹,罗冰猛的抽气……

他怎么又要这样做?那些东西弄到嘴里不难受吗?罗冰有些羞涩又有些心疼的想要推开他。

然而下身在他湿润温暖的口腔里,却说不出的舒服。

“罗冰,我想让你也觉得舒服……不要有太大压力,好吗?”黑森林吻了吻罗冰的脸颊,在耳边低声说着。

舌尖舔弄着罗冰的脆弱部位,让一向清心寡欲的罗冰也激烈的呻吟起来。

“嗯……森林……”

在他的口中释放,罗冰突然觉得,这种事并不是压力。

反而,有些许的期待。

心跳如擂鼓般激烈,合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劈里啪啦的雨声似乎在助兴一般。

轻轻的探索润滑之后,黑森林灼热的□抵在罗冰的□。

轻柔的进入,让两人都大汗淋漓。

“痛吗?”黑森林轻轻吻着罗冰的耳垂。

“没关系……”或许是他太温柔的缘故,或许已经是第二,哦不,第三次……

身体虽然有些疼痛,却不会那么难以抵抗。

也没有起初那种排斥的感觉。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

罗冰抱紧黑森林,感受着他在身体里的律动。

雨下得更大了,窗外有一道刺眼的亮光闪过,似乎是有车开了进来。

“啊……”罗冰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疼吗?”黑森林的动作放慢了些。

“你没锁车吧?!”

“……”

“嗯……森……森林……去把车锁……上……”罗冰一边呻吟着,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

“现在叫我怎么停下……”黑森林狠狠的顶了顶罗冰……

“车……啊……”

“没关系,有人碰它,它会叫的。”黑森林的话意有所指。

“啊……”

果然,碰了一下,又是一声惊叫……

迷乱的叫声一直持续着,时高时低,夹杂着柔柔的低语声,安慰声,抽泣声……

却被更大的雨声所掩盖了。

雨停了,空气有些湿润。

黑森林起身去关窗户,披着衣服下去锁车。

回来的时候,发现罗冰趴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耳朵都红了。

黑森林宠溺的笑了笑,“怎么了?”

罗冰不说话。

心里却有些别扭的想着,黑森林不是一直都规规矩矩的吗?今天居然故意坏心眼的逼我叫出来……

那些花招是谁教他的……

“好了好了,别生气……以后不会了,我今天太激动了,对不起,别生气了。”

翻过他涨红的脸,轻柔的吻了上去。

在□上,罗冰就像是蜗牛,碰一下就缩回去。

也特别容易害羞,总是咬紧牙关不肯发出声音,□的时候,用手指死死的攥着床单。

按照叶敬文的方法在床上欺负了他一下,虽然有一点罪恶感但是……确实很可爱啊。

黑森林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却发现,太过疲累的罗冰,早就在他怀里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