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大结局
作者:展思 更新:2019-10-08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性格冷漠的姚冰,在生死关头竟然会不顾一切地纵身跃上前,为自己挡掉了这一道攻击。眼看她面色苍白,长长的睫毛不停颤抖着,原来鲜艳如同玫瑰的嘴唇也立时变得苍白失色。 张承轩心中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冲上头脑,此时此刻,他竟然觉得身体里的纯阳灵息力竟然毫无规律地乱窜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感到狂乱的心跳被压制下来了,但是来自于左手无名指,一股集中而满溢的灵息力,却沿着他的手臂流入他的心脉,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以往的修炼中,从来没有达到过这种境界。

张承轩举起剑,冷冷地望着对面的头罩人。

那头罩人冷笑一声,骤然亮出了手中的武器。原来他用的也是剑,剑身极薄,有如蝉翼。那头罩人一旋身,一道剑气已经袭来。那是化神期的剑气,虽然看上去十分普通,但站在风口浪尖的张承轩,却能清晰地感到这道剑气是他平生遇到过最凶险的剑气。离身体老远位置,就已经沸腾澎湃,无法无天了。

陡然,他心脉一震,左手竟然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

嗖!

一道极其强悍的黑色怨气竟然从戒指中吐了出来!

他的怨灵戒指向来都在吸收怨气,而这一次竟然喷射出来了。正所谓厚积而薄发,这些年有意识无意识继续的怨气已经让这枚戒指变得黝黑透亮,不带一丝杂色,比最深最晚的夜空还黑,比最深最远的海洋还黑。这一下激射而去的力道,比任何时候都要霸道恐怖。当戒指吐出这一丝怨气时,张承轩的左手跟着向后反弹了一下,竟然平平打在了自己胸口,差点把自己打出内伤。

只听两道力道在空中发出一声恐怖的爆鸣,奇迹发生了,这两道力道竟然打了一个平手!

对面的头罩人一惊,没想到一个凝丹期的小子,竟然跟自己打了一个平手!

他眼珠子一直乱转,最后深吸一口气,再次发动进攻!

就在此时,那边的甘泉刚好挡住川一尸的一招。忙里偷闲,他看到这边的头罩人对张承轩发起攻击,同时看到铁蛋怀里重伤流血的姚冰,登时心头一凉。那头罩人枉为化神期修为的高手,竟然对三个凝丹期的小辈下毒手。

砰!

一道开天辟地的力量向头罩人袭来。只听背后风声呼呼,那头罩人心中一凉,那股强大的力道袭来。

他完全来不及躲闪,他的身子就像被束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接着,恐怖的掌力重重地袭击在了他的背上!以至于他还来不及出手去攻击张承轩,就被这道掌力击中了!

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道笼罩了他全身,顿时五脏六腑都碎裂了,一种钻心的痛楚难以忍受地从腹腔内腾起。似乎连心脉都被震断了!

头罩人一个趔趄,手里的攻击打偏了,他差点从飞剑上栽倒。

噗!

一口鲜血喷出来,似乎要把内脏都给呕出来。渡劫期的掌力绝对不是他化神期能够轻松抵御的。他根本就避不开,也无法闪避,就眼睁睁地任由那掌力无情地击打在自己的背上,然后内脏碎裂,口吐鲜血。

这一掌悄然而来。虽然没有将他击得魂飞魄散,但是也给予了很重的伤害。他的内脏几乎都震碎了。

甘泉的意思很清楚,他们那边伤了己方一人,他也得要回来,免得场面失衡。他本来是没有机会下这个狠手的,但是川一尸被打伤了,不能像之前那般缠着他狠斗,趁着川一尸喘息的时候,终于找到机会给予头罩人致命一击!

眼见头罩人受了重伤,小命要不保了。一条身子就像断线风筝一样飘飘摇摇向下落去。

川一尸陡然一转身,终于抓住了头罩人。待他双手碰触到头罩人的身体的时候,只感觉到他内息紊乱,心跳微弱,竟然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候。川一尸赶紧传了一些微弱的灵息力到他体内,好歹算是为他延续了生命。

头罩人伤的极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甘泉看到川一尸驮着头罩人,一时间有些难以决定,要不要给予他致命一击。张承轩对他使了一个眼色,甘泉这才运起双手,果断地拍向川一尸。

川一尸狞笑一声,陡然咬破舌尖。“噗”地一声,他吐出一口黑血,魔息达到了鼎沸!接着他猛地一掌拍来!

这简直就是混沌初开的力量啊!有木有!有木有!

天哪,张承轩一行人几个根本受不了啊!

有木有!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

……

其实,张承轩还有很多没有做完的事情。或许,他已经等不到和姚冰开始那段凄美而无疾而终的爱情,同样的,他命中注定的那个女主角竟然还没有出现,而他也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女孩子——虽然名字已经起好了。他还来不及揭穿罗木真人的真面目,同时又遭遇罗木真人和川一尸的联手绞杀。他甚至还没有把他恐怖的仙魔双生的体质发挥到极致,也无法,在偷偷从熔岩海中逃生,与上古神兽做斗争,最后收服神兽小玄武。也没法渡过千年的时光后,脱胎换骨,步入渡劫期,直至飞升。

他没法在昊天门被攻陷失败、在昊天门的老巢被魔道占领、太忘真人凄凉牺牲之后,率领着恐怖的势力,席卷回来,夺回昊天门,为师父报一箭之仇了。

也来不及统领魔道万千将领,成为大陆上,与修仙分庭抗礼的那个恐怖势力。

更来不及,在绝巅之上,与铁蛋进行不同的两个势力的,那一场残忍而绝杀的兄弟之战。

也来不及,在一切误会冰释前嫌之后,两兄弟联手去挑战创世神……

唉,其实呢命运就是那么好笑。

一只蝴蝶扇扇翅膀,川一尸就咬破了舌尖。

然后……没有然后了。

一切戛然而止。

就像我们知道的一位中科大的同学,他的梦想是去华尔街创造一番事业,掀起金融风暴。他很努力,终于他去了美国,也去了华尔街。他在最好的大学里读书,也离他的梦想越来越近了。

然而,某一天他像往常一样走出校门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车祸夺去了他的生命。

他去世了,一位如此优秀的同学,怀揣着梦想,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一位当地人给撞了。关键在颇有种族歧视的美国,他的车祸之事竟然久久无人知晓,那段日子其实他已经去世了,而他的父母一直以为他在努力学习……

谨以此文,祭奠这位怀揣着梦想逝去的陌生同学,希望你在天堂实现了你的梦想。

人生就是这样无常。

所以,张承轩又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也许他曾经接近过巅峰,也许他再踮起脚尖就能碰到太阳。但一不小心掉进井盖里,三天之内没被捞上来,还不是……皇图霸业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