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大结局
作者:兽神官 更新:2019-10-08

(ne?)

第410章大结局

“倾我一生一世念,来如飞花散似烟,梦萦云荒第几篇,风沙滚滚去天边,醉里不知年华限,当时月下舞连翩,又见海上花如雪,几轮*光葬枯颜,清风不解语,翻开发黄书卷,梦中身朝生暮死一夕恋,一样花开一千年,独看沧海化桑田,一笑望穿一千年,几回知君到人间,千载相逢如初见……”

在内海诸城邦,杰洛士亲自带领大量的魔法师和精锐部队出手,全灭了伊兰的军队舰船,解决了内海诸城邦被两面夹击的局面,腾出手来的斯巴达军队,配合着罗斯的军队,牢牢地挡住了神圣教廷的进攻,靠着粮食以及宣传攻势,再加上火箭弹和重炮洗地,现在的神圣教廷队伍,已经被困在了一个一个个的山坳里面,丧失了一切战斗力以及意志力,而一直跟着神圣教廷队伍前进的天使军团,却是根本没有出手,四大天使长及其心腹部属都没有露面,和整个大陆的联军保持着安全距离,而这些缺少对空实力的联军,也根本不去攻击他们。

这些围困住神圣教廷的山坳,其实就是尸山那些被杀死的神圣教廷的成员,以及那些被他们挟裹而来的,同样死在了大陆联军攻击之下的平民,他们的尸骨,就这样子堆积成了一座座数米乃至于数十米高的尸山流淌在地上的鲜血,已经浸红了整块土地,高的数量庞大人数众多的大陆联军,现在每天都要为水源发愁地面上的溪水泉水已经被染红,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根本没人敢喝,他们只能就地打井,抽取深层的地下水。起码五年以上,甚至是十年以上,这整块土地算是彻底废掉了,哪怕因为尸体和鲜血的滋养,让这块土地肥沃无比,可是想想眼前的尸山血海,谁敢在这里进行耕种?种出来的粮食,又有谁敢吃?

就在这一座尸山之上,那些尸体已经被推平,空出来一整块还算平坦的地方,一些坚实的木板,铺在了这些尸体上面,算作是地基,然后便是一层青砖,然后又铺了一层驼绒地毯,四根红漆立柱,雕刻着百花争艳图,支撑起一个四角飞檐的小巧亭子来。一身黑色袍服的杰洛士,袖口用两个铁护腕束住,辫子也被打散,在头顶上戴起了一顶紫金头冠,在这小小的亭子里面席地而坐,面前是一张矮案,上面放着一张扁平的横置乐器,上面有七根琴弦,还点着一炉悠然的香料,轻轻弹唱着,很是诡异的在这尸山血海里面,悠闲的自娱自乐。

光明神亲自出手,袭击各个国家的主要城市,还有那些统治层的领导者,这件事情已经传开了,但是熟知光明神做事手段的杰洛士,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应对的方法,各个国家的主要领导人,要么带领着大军集中在了内海诸城邦,要么各自分散,在自己心腹的保护,以及奥术者联合会魔法师的掩护下躲藏了起来,除了一些士兵和仆役,大陆上各个国家的主要领导,全都安然无恙,便是一些重要的资料,以及大量的财富,也都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但是光明神也不是真正的白痴,在先后袭击了米兰城,凡尔赛,以及意志联邦几个主要成员国的首府之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转身摧毁了千湖之城,彻彻底底的摧毁,没有留下任何活口,千湖之城依旧再一次重建,就该改名字叫做万湖之城了,包括千湖之城魔法学院的院长,奥术者联合会四大白袍贤者之一的阿布思?邓布利多在内,一座城市的人都死了,紧急前去支援老朋友的甘道夫,在和邓布利多联手对抗了光明神一个小时之后,全部战死。

而现在,光明神所在的那个巨大光团,已经向着内海诸城邦的位置赶了过来,聚集在这里的近百万军队以及大量人口,已经开始了紧急疏散,分散成一个个的小方阵,即使遭到了攻击,损失也不会太大,负责带领军队的各个国家的领导者,也都分散了开来,隐藏在哥哥小方阵里面,通讯指挥全部交给了奥术者联合会的魔法师维持。看着自己国家送来的情报,让他们很清楚的知道了光明神的强大,单独对抗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光明神依次袭击了大陆上几乎所有的国家,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有善了的可能,几个小国的统治者只不过是在联合会议上说了一句投降,便被同时出手的杰洛士,保罗,斯科特联手杀死,他们的军队也都被就地全部消灭。现在要么干掉光明神,要么他们全部死绝,让光明神统治世界,没有别的选择,虽然杰洛士的手上握有一张底牌,有足够的把握在一招之间解决这个该死的杂碎,但是能够集合起这么多的力量,先消耗光明神的力量,增加自己最后的胜算,也是很不错的。

远处的天边,一个巨大的光团飞了过来,旁边还有四个较小的光团,显然就是光明神到了,身边还带着四大天使长,那种强大的力量波动,已经让在地面上,遥远距离之外的人类士兵感到了压迫力,骑士们纷纷安抚着自己躁动惊恐的战马,唯一的组成了较大方阵列队迎敌的魔法师们,纷纷握紧了自己手上的魔杖,并且开始凝聚自己身上所有的魔力。

轻轻拨动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琴弦,杰洛士对着飞过来的光明神以及四大天使长视而不见,因为在他直接和光明神面对面之前,光明神还得先对付其他的对手。随着一声大笑声响起,同样从遥远的天边,一个巨大的光团猛地飞了过来,狠狠地向着光明神撞了过来,路西法狂放的大笑声同时响了起来:“光明神你这个该死的咋种今天,我就要让你死在这里”

“路西法,我最爱的孩子,你为什么背叛我的荣光呢?你投入地狱,便可以将那些该死的魔鬼yin*出来,让我将其一网打尽,你将会成为我的座下最光辉的存在,可是你却,真的背叛了我。”光明神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一种很有磁性的,很温和的,充满了所谓的悲天悯人的感觉的声音,让一些听到了这个声音的大陆联军的士兵,都有些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光明神了这样子的精神诱惑法术,在下层位面叫做诱惑,魔法师叫魅惑,但是在天界位面却是被叫做感召虽然当了*子,但是贞节牌坊立的又高又大,还是很能唬住一批人的。

“哈哈这种白痴的卧底计划,失败了,你完全没损失,成功了,你可就是功成名就可是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死的还不是我”懒得多废话的路西法,狠狠一拳向着光明神轰了过去,一道巨大的光柱笔直的发射了出去,高温和强大的力量,甚至在空气之中产生了电离现象和气爆,直直的飞向了光明神,知道今天杰洛士将会直接面对光明神,而且他绝对有把握,路西法怎么可能不来?而且他还打算解决了光明神之后,直接回去和安吉露娜结婚呢

“我的孩子,你这样做,只会加重你的罪孽。杀了他。”上一秒还是温和慈悲的声音,下一秒就是用同样的语气,向着四大天使长下达了杀死路西法的命令:“还有这些卑微的人类,他们背离我的荣光,便已经没有了继续生存的可能,清洗这个世界,然后建造我的理想国度”非常不情愿的四大天使长,上前拦下来路西法的攻击,很不情愿的米迦勒大声吼了出来:“哥哥,别怪我们,这杂碎控制了整个天界位面所有的圣炎聚集地,如果我们不按照他的吩咐去做,我们整个天使族群,将会失去继续繁衍的根本”也只有米迦勒敢这样子当着光明神的面骂他,要不是光明神控制住了天使族群根本的所在,米迦勒很有可能直接反身攻击光明神而光明神,却是相当的喜欢米迦勒这副气愤难耐,却是不得不听命行事的模样

“就凭你们四个?”完全无所谓的路西法微微一笑,狠狠的双拳轰出,同时攻向了四大天使长,除了他自己的妹妹米迦勒,路西法很清楚,其他三个人联手,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一方面都是心中有火不情不愿的,另一方面的确是实力不够,有些畏惧路西法的三大天使长,仅仅是消极抵抗,在挡下了路西法根本不猛烈的攻击之后,也是完全没有出手攻击的意思。

“他们四个,就请交给我们吧。”一个声音在路西法的身后响起,醒我,江流,昙灭,浮屠,杰洛士身边的四大侍卫,也已经飞了过来,将四大天使长和路西法分了开来,然后同时运转起自己全部的力量,每个人的身上都出现了淡淡的金光,那是他们现在掌握的神力的体现:“生死幻灭,成往坏空”他们四个联手,将四大天使长从这个空间隔离了出来,让路西法自己去面对光明神。在这样子的战斗里面,他们四个的作用仅限于此,而且他们的这个空间隔离,随时都有可能被从内或者是从外打碎,但是,也得光明神或者是四大天使长,有这个时间才行。狂笑着的路西法,又向着光明神冲了过去,而光明神温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们四个,还不赶快动手,用你们的力量发动末日审判,彻底洁净这个肮脏的世界。”

“他们没机会的。”又是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被杰洛士的四大侍卫隔离封锁的空间里面,在那些尸山里面,突然冲出了四个身影,杰洛士身边的四大骑士,死亡骑士阿尔萨斯,战争骑士奎斯特,疫病骑士克里奥帕特拉,灾荒骑士伊娃,全部冲了出来,向着很是不情不愿的四大天使长发动了进攻,根本不给他们发动末日审判的时间,虽然拉斐尔和杰洛士有着一份不清不楚的约定,米迦勒更是不可能完全按照光明神的吩咐行动,但是考虑到光明神现在掌握了天界位面所有的圣炎聚集地,掌握了天使族群的存亡,四大天使长很有可能被迫不得不听令行事,发动末日审判,杰洛士身边的还四大骑士,还是全力出手开始攻击敌人,重点攻击乌列尔,阿尔萨斯一个人挡下了米迦勒,奎斯特挡住了拉斐尔和加百列,让克里奥帕特拉和伊娃有着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全力围攻乌列尔,二打一,暂时占据了上风。

四大天使长没时间发动末日审判,和杰洛士的四大骑士战斗在了一起,面对着气势汹汹冲过来的路西法,光明神颇为不悦的轻哼了一声,向着路西法挥出了一只手,路西法是很强没错,他曾经强大到让光明神不得不忌惮笼络的地步,但是虽然他现在比以前更强,但是已经控制了大半个天界位面的光明神,也是已经强大无比,现在简简单单的一掌,居然将路西法击退了一小步两个巨大的光团在空中,你来我往的相互攻击,巨大的震动声让已经撤出了很远的大陆联军,不得不再一次后撤。而看到光明神亲自出现,那些残存的神圣教廷的人,居然是欢呼着,向着大陆联军展开了反攻,虽然构不成威胁,但是却让大陆联军的士兵,不得不分出精力去解决他们,天上地下,一时之间到处都是战斗,而且还是最后的决战。

再一次轻轻拨动了一下琴弦,杰洛士平静的站了起来,看着天空中正在战斗的两个巨大光团,一把扯掉了自己身上的黑色锦袍,露出了里面一身的戎装,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玲珑狮蛮带,两把长刀已经握在了手上,慢吞吞的向着光明神飞了过去,一身全部的力量都已经调集了起来,全部灌注到了自己的武器里面。

“行动吧,我的孩子们,消灭这些罪恶的人类,让整个世界,沐浴在我的荣光之下。”发出一道粗大的光柱,短暂的击退了路西法之后,光明神温和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同时,数十道巨大的光柱向着已经在地面上,打成了一团的,神圣教廷和大陆联军的战场发射了过去,高温的光柱,烤焦了土地,燃烧了尸体和活人,一个个巨大的爆炸点在地面上,升起了一朵朵小小的蘑菇云。光明神根本不在乎造成多少死伤,哪怕是神圣教廷的成员也一样,彻底消灭这个世界的人类,他就可以按照自己想法,重新建立一个以自己为至高无上的世界

因为被光明神控制了整个族群的根本,不情不愿但是也不得不听命行事的天师军团,从一个个的天国之门之内现身,不清不远的高唱着歌颂光明神的赞歌,配成整齐的队列,向着地面上的人类缓缓的飞了过。而在地面上,隐身在夜军一个小小方阵里面的肖恩,看着已经开始进攻的天使军团,也下达了命令,一道道空间传送门打开,无数能够飞行的下层位面生物,恶魔和魔鬼,还有海洋一般的亡灵生物,巨量的构装体生物在机械君王的指挥下,同样来到了主物质位面,以及无数的元素生物,按照各自的特性不同,组成了一个防御阵型,对上了压迫过来的天使军团。为了准备这些军队,杰洛士这些年来花费了无数的精力,现在终于到了使用的时候,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巨大的爆炸声和喊杀声,就彻底掩盖了一切。

四大天使长被纠缠住了,出工不出力,天使军团中虽然有自己一些信徒,攻击力相当强悍,但是面对着由多种成员构成的敌人的防线,一时之间也是难以攻克,再一次击退了路西法之后,光明神有些不耐烦了,同时挥出了自己的双手,向着路西法展开了攻击,没有了路西法的骚扰,让他腾出手来,光明神就可以自己毁灭世界,然后重新建立自己的新的世界

“克尤?克拉克斯?克兰”就在光明神打算一举解决路西法的时候,一个已经被他自己刻意遗忘的名字响了起来,两把犀利的长刀狠狠的砍向了他的双手,猛然一抖的光明神收回了自己的双手,看着眼前打扮怪异的杰洛士,惊愕的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哈哈哈克尤?克拉克斯?克兰,当年小爷一钢管砸到了你头上,在真空环境中超低温和缺氧,永久性的损害了你的智力不成?”哈哈大笑的杰洛士,用手上的刀对准了光明神,声音低沉的说道:“你忘了吧?老子现在叫做杰洛士,可是以前还个名字,叫做吕奉先我和你一样,都是参加ARS计划,在火星登陆的地球航天员可是我们六个人,现在只有我们两个还存在其他四个人,真他**的死得冤枉啊今天不宰了你,老子对不起他们啊”

“是你”遥远的记忆一下子出现在光明神的脑子里面,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杰洛士,该死的,要是他早发觉杰洛士的身份,光明神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杰洛士彻底消灭的

杰洛士和光明神,都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他们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其中一个叫做地球的小小星球,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最为精锐的航天人员,他们的任务,就是参加一个名为ARS的计划,去登陆以及探索他们所处的空间里面,另外一个名为火星的星球。虽然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而且按照计划,他们一共六名航天员,将会在茫茫太空里面一起工作和生活500天,但是所谓的心理测试,显然不可能完全显示一个人的全部思想,当他们在火星上面登陆并且进行探索的时候,事情发生了,而六个人最后留下来的,只有杰洛士和光明神。

在那个世界,谁都知道火星的神秘,杰洛士,还是叫吕奉先算了,他们六个人,将会是第一批踏上那个星球的地球人,面对着一座座巨大的,类似人工建造的建筑物,他们全都惊呆了,只是机械的按照训练和指令,收集样本。但是光明神,也就是克尤?克拉克斯?克兰,却违反了安全指令,擅自触动了那些疑似建筑物,然后事件发生了,轰然倒塌的建筑物立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传送门,被波及到的几个人经济开始了逃命,返回了自己的空间飞船,就要离开地表。可是在这样子的危急时刻,克尤?克拉克斯?克兰抛弃了自己的同伴,将六个人中唯一一名黑皮肤的同伴,留在了火星表面,任其被灾难淹没,一名和他同样白皮肤的同伴,愤怒开始指责他的行为,却是被克尤?克拉克斯?克兰破坏了他的生命维持装置,死在了压力舱里面,而紧急升空,准备强行返回地球的空间船上,只剩下了三个人。

可是疑似建筑物倒塌的倒塌引起的沙尘暴,破坏了飞船的动力结构,已经绝望的三个人,只能留在火星上面等死,而为了抢夺那些剩下的物资,克尤?克拉克斯?克兰又开始攻击剩下的两名幸存者,奋起反抗的吕奉先和另外一名宇航员,控制住了克尤?克拉克斯?克兰,可是在混战中,飞船还是被启动,向着那个巨大的空间传送门飞了过去,疯狂的克尤?克拉克斯?克兰破坏了控制台,锁住了船上的生命维持系统,另外一名幸存的宇航员从破损的船体里面飞了出去,而吕奉先则是和克尤?克拉克斯?克兰,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

偏偏正好的事情是,这个世界的神明,刚刚解决了神上神艾欧,只剩下一些灵魂力量的克尤?克拉克斯?克兰卷走了命运泥石板,获得了强大的力量,重创了那些已经身受重伤的神明,随着飞船来到了这个世界的吕奉先的灵魂,被那些受伤的神明发现,在阅读了吕奉先全部的记忆之后,他们认为发现了一个很不错的,摆脱他们自身困境的路子,所以,他们救活了吕奉先,所以,有了现在的杰洛士,所以,杰洛士和光明神是不死不休的死对头

“原来是你你这个肮脏的黄皮猴子,居然也来到了这里”光明神发出了疯狂的大笑声:“难道你想阻止我吗?就凭你?你可以吗?我是神我是无所不能的强大的神”

“他**的,那群狗屎心理专家,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让你这个极端的种族主义分子,和宗教狂热份子通过测试,参加那个计划的,居然想在这个世界搞中世纪宗教统治那一套,偏偏这个世界还真的是有着神明存在的该死的”不屑地冷笑着的杰洛士,双刀在手上挽了个刀花,继续说道:“当时我以为你死了,可是当我第一次听到所谓的光明神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亏你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难道不知道中世纪那一套,根本就是垃圾吗?”

“那又如何我来到我看到我征服我统治一切”得意的大笑着的光明神,看着杰洛士,不屑地说道:“吕奉先,我知道这个名字,是你们的历史上一个很出名的将军,可是他最后,却是被绞死的我今天不但要绞死你,还要绞死所有不服从我统治的人你们都该死”光明神大声咆哮着,无数的十字型的巨大光剑,就向着杰洛士劈了过去:“我说要有光这个世界就充满了光我会是新的创世神和救世主,让整个世界,彻底的掌握在我的手上”光明神等待这个机会,已经等待了无数年,这难道不是一个穿越者,应该做的事情吗?

“没错,吕奉先死在了白门楼,可是他活着的时候,却是在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单挑无敌他死之后,也没人敢说自己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大笑一声的杰洛士,手上的双刀已经粉碎了光明神的攻击,身体迅速地向着光明神靠近:“要不是我不会戟法,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温侯吕布的无双方天戟什么叫做恶来典韦的三八玄铁戟可是刀在手,我也能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百兵之霸”统治世界这种事情,杰洛士没兴趣,更没有想过当什么创世神,他没有宗教信仰的,便是以前的种族传说,那些神,也都是一个个讲究清静无为的,有哪个闲着没事干过统治世界的事情?他可不是光明神,因为位面规则的作用,心里面的黑暗面和**,已经被无穷的放大了,这个世界的神明,可是很可怜的,他们就是规则的工具,到了最后,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实力越强越是如此,直至彻底迷失自己。

杰洛士的双刀,在手上劈出了一道道的刀芒,但是并没有远距离攻击,而是盯着光明神近似无穷无尽的光剑,缓慢的向着他前进,杰洛士准备了大杀招是没错,但是这么多年的恩怨,他更想自己一刀砍死光明神,被这个世界暗物质改变的双刀,已经彻底变成了两道黑色的,正在不断扭曲的能量束,每一击劈出,蔓延在空间里面的力量,都会产生无数的空间震荡和空间破碎,正能量和负能量在不对等的条件下,产生一次又一次剧烈的大爆炸,那种场景很像是杰洛士曾经读过的,所谓热血漫画的场景,气劲乱飞爆炸乱响,在地面上战斗的人类军队,大陆各国的联军和神圣教廷的残余部队,已经有多远避多远了,便是连天使军团和杰洛士的部队,也是赶紧拉开了战斗的距离,这样子的战斗,他们波及进去,绝对是死路一条,除了整个所处的空间被剥离的四大天使长,以及杰洛士的四大侍卫和四大骑士所在的那个区域,现在的整个战场上,只有杰洛士的和光明神的战斗了,最后的结果,也将决定一切。

杰洛士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输,他的刀法得到了两个世界顶尖高手的真传,他自己又花了无数年的时间研习融合,相比于光明神完全是靠着正能量乱射的简单攻击,虽然正能量和负能量撞击爆炸产生的方位,都在靠近杰洛士这一边,但是却丝毫没有伤到他,反而让杰洛士缓慢的靠近了光明神,蔓延出去的双刀变化的黑色光芒,已经可以擦到光明神身体变成的巨大光球了,顺着刀势直线爆炸的一连串巨大火光,意味着杰洛士已经攻击到了光明神。

原本就是丧失了一部分灵魂,导致智力和思维能力严重下降的光明神,虽然靠着命运泥石板的碎片,得到了巨大的力量,但是受到位面规则的作用,智力和思维能力,更是再一次严重下降,看着自己几乎无穷无尽的攻击完全没有效果,而且杰洛士的刀尖已经划过了自己身体外面的能量层,气得大吼一声的光明神,身上在和路西法的战斗中,已经有所减小的能量层,再一次减小了一些,一个巨大的光球出现在了能量层的外围,然后向着杰洛士猛击了过去招式不如人,光明神就要用最简单的办法,用绝对压倒性的力量,彻底摧毁杰洛士

巨大的光柱飞向了杰洛士,但是那两道不断蔓延的黑色刀光,却是很诡异的消失了,完全没有阻拦那一大巨大的光柱,任其击中了自己所在的地方,甚至就连光明神自己,都是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攻击一举奏效,然后发出了一连串疯狂的大笑声:“哈哈哈哈哈我是神我是无所不能的神谁反对我,谁就会是这样子的下场”看着地面上因为惊愕而已经停止了战斗的人类,光明神又换上了一副温和的口吻,大声说道:“跪下卑微的人类沐浴在我的荣光之下你们将得到神的宽恕你们可以进入我的极乐国度,享受永远的幸福和快乐”

“不过前提是,我得舔你的靴子”一个不合时宜的尖细声音响了起来,在杰洛士刚刚所在的亭子下面,很诡异的翻出来一个矮小的绿色身影,那是一个染了一头金发的地精,杰洛士的工兵营长迪达拉,怪笑着看着天空中的巨大光球,大声的吼了起来:“可惜,我也知道,你根本看不起身为地精的我这是赤l裸的种族歧视哪怕我去舔你的屁股,你还是会彻底摧毁我的身体和灵魂与其受尽屈辱的死,老子宁愿轰轰烈烈的和你同归于尽”

“就凭你?”在天空中的光明神,发出了不屑地笑声:“地精果然是一群低贱的下等生物,就凭你,也有资格和我同归于尽?杰洛士已经死了,你们还有什么手段可以阻止我?”

诡异的笑着的迪达拉,狠狠的大吼了一声:“爆”在他刚刚藏身的尸山里面,一连串巨大的爆炸,摧毁了那些尸体和那个小亭子,露出来一个巨大的,金色的柜子,上面有着很醒目的巨大的标志,NASA,那是神圣教廷消失已久的圣物,金约柜,怪笑着的迪达拉,伸出手指很轻佻的弹了弹那个受到巨大力量保护的柜子,笑着说道:“我要是摧毁了这个东西,结果又会怎么样?”柜子里面的东西,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光明神以前的一具尸体而已。

与其说那是尸体,倒不如说是一堆烂肉一样的太空垃圾,那是克尤?克拉克斯?克兰以前的身体,但是完全想不到这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的光明神,继续不屑的大声笑道:“那又如何?就算是可以摧毁这个柜子,又怎么可能伤害得了我我可是伟大的神明啊”

“那是因为你这个白痴,根本缺乏想象力,你不懂什么叫做钉头七箭书,甚至完全不了解这个世界,有许愿术这种完全不存在逻辑性的东西存在的世界,要不是力量有限,小爷就玩玩诛仙剑阵了”杰洛士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光明神惊讶的看着胸口开出了一个前后通透的大洞的杰洛士,怪笑着狠狠的一刀向着光明神劈了过来:“还汝一刀”那两道不断蔓延的黑色刀光,彻底在杰洛士的手上消失,但是在空间之中,一股巨大的力量却是向着光明神蔓延了过去,不,准确点说,是光明神所存在的那一块空间,彻底发生了改变,他身体周围的巨大光球,在一瞬间彻底消失,让他完全没有了任何的保护,而光球里面露出来的,光明神现在的身体,却不过是一个有着四肢和躯干,类似于人类身体的发光物体而已

整个身体向着内部坍塌,然后彻底消失了的迪达拉,将整个战场上,所有的尸体汇集到了一起,凝聚成了一个小小的爆炸点,趁着这最难得的时间,在那个金色的大柜子上,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完全摧毁了那上面巨大的力量保护,而在那里面,有些像一堆冰冻的腐烂肉一般的东西,就是光明神,克尤?克拉克斯?克兰以前的身体

“哈哈哈哈哈就凭着这样子的东西你以为能够伤害得了我吗?”光明神的声音,通过震荡空气响了起来,胸口的巨大空洞,慢慢的被一层黑色的能量填补修复的杰洛士,有些无力的落在了地上,站在了那个巨大的金色柜子旁边,怪笑着看着光明神:“所以我说,你是白痴,鼎鼎大名钉头七箭书都不知道,当然,文化体系不同,这也怪不了你。看着吧。”

打了一个响指,一股火焰,开始在那一堆烂肉上面开始燃烧,大笑声戛然而止的光明神,惊恐的看到自己的身上,也出现了燃烧着的火焰他虽然现在失去了光明力量的保护,但是这种力量,却是无视了他身为神明的特殊性,让他就像是凡人一样,全身上下都开始了燃烧

“不”狂吼着的光明神根本不能接受,怎么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失去了力量保护的他,嚎叫着掉在了地上,就像是凡人一样,全身上下燃烧着火焰开始在地上打滚,微笑着的杰洛士就这样子看着,看着自己无数年时间的仇人,就这样子被活活烧死就像是杰洛士说的那样,许愿术的确是完全没有逻辑性可言,用许愿术直接干掉光明神,不可能,但是却可以弄出有些变异的钉头七箭书来只要杰洛士摧毁了光明神身体周围的能量保护,再摧毁这堆烂肉,光明神就会死,像是凡人一样被杀死,而且再也没有重新复活的机会,彻底的死亡

无数年的事情,就这么了结了剩下来的事情,杰洛士完全可以交给手下去做了,他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汇集负能量以及暗物质,就是为了中和消除掉光明神身体周围的能量防御,而现在,光明神只剩下倒在地上,还在燃烧着火焰的一堆发光灰烬,神圣教廷的残余人员,已经被屠戮殆尽,已经有大陆联军的成员,叫嚣着渡过内海海峡,占领伊兰大陆了,从怀里面掏出一个石板的肖恩,已经离开,着手去处理善后事宜了,那块石板的名字,叫做‘封神榜’,用来保存杰洛士那些战死了,但是保留下来灵魂的部下的意志,这样子,完全可以安排他们重新复活。杰洛士突然有些想笑,还有些不真实感,这些事情,就算是完了?

他和光明神的事情是完了,可是他自己的事情还没完,在人类世界继续潇洒个几十年,他就该隐退了,带着一群部属,和那些神明一样,出去探索未知的世界,甚至有可能分裂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和力量,坐着利用幽暗地域的贵重金属打造的飞行器,沿着自己来的路线,回去看看,当然,杰洛士不可能直接傻兮兮的跑回去,否则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结果呢

这事完了?完了。虚弱的躺在地上的杰洛士,又开始哼唱起自己很喜欢的一首网络小曲:“倾我一生一世念,来如飞花散似烟,梦萦云荒第几篇,风沙滚滚去天边,醉里不知年华限,当时月下舞连翩,又见海上花如雪,几轮*光葬枯颜,清风不解语,翻开发黄书卷,梦中身朝生暮死一夕恋,一样花开一千年,独看沧海化桑田,一笑望穿一千年,几回知君到人间,千载相逢如初见……”这一切对他来说,就像是梦一样,这个世界,完全不需要穿越者。

做自己的人,过自己的生活,不是挺好的吗?

( )